gnb content footer

home

新闻焦点

专栏

专栏

专栏 RSS RSS

专栏

Sophie_Bowman_column_main_new.jpg

关于分享悲伤的事
2017.01.20
Sophie Bowman 不久前我的父母来到了韩国。他们在韩国的期间,不凑巧我朋友的母亲去世了。因为我父母也认识我朋友,就一起参加了葬礼。我父母似乎对韩国的葬礼印象深刻。对他们而言,韩国的葬礼是独特的经验。看着他们,我感受到了韩国的葬礼文化有些可借鉴的地方。 其实,与父母一起参加葬礼对我而言也是很独特的经验。亲戚家人都在英国,而我独自一个人在韩国生活,没能参加外祖父母和姑奶奶的葬...

agora_main_New.jpg

韩剧是我的图书馆
2017.01.17
Lyudmila Mikheesku 不久前我写了有关韩剧特点的文章,当时写到电视剧中显眼的广告非常烦人。说实话,不是所有的广告都那么不顺眼,我对剧中出现的书就很感兴趣。 得益于韩剧,我看到的第一本书是《在暴风雨的晚上》,是从日语翻译成韩文的6本一套的童话书。这本书于2013年在SBS播放的《主君的太阳》中出现,似乎书的内容与剧中人物故事有很大的关系。当时我为学习韩国语,尽量会多看韩国语童话...

Ilya_Column_0117_MAIN.jpg

庆州纪行
2017.01.17
作者:Ilya Belyakov 前不久我去了趟庆州,虽不是秋高气爽枫叶艳丽的好时节,但那几天的气温要比往年暖和,恰好又有了些闲暇时间,就踏上了庆州之旅。回想2016年,海外旅行倒是去了几次,但韩国国内旅行就去过那么一次济州岛,还是因为工作。简单准备好行囊,随即坐上了前往“韩国天空下的博物馆”——庆州的列车。过去我也曾来过庆州,但那时是初到韩国的2003年,记忆都已模糊,而且我那时还不...

20170111 agora_main_New.jpg

跨国婚姻
2017.01.11
作者:Liliek Soelistyo 跨国婚姻在全球化时代变得越来越普遍。当事人可能会经历混乱和考验,但不同国籍的两人走进婚姻的殿堂,却在今天的社会变得并不罕见。亲眼见到韩国人和印度尼亚人跨国婚的我,发现了几个惊人的地方。尽管文化和语言不足以阻碍两人成为夫妻,但却也影响着婚姻关系。 事实上,夫妻从新婚开始就会感受到语言的影响力。因为就算夫妻二人能够用诸如英语等第三语言进行交流,但...

Tim_Alper_Article_02Th_02.jpg

K-beauty让世界为之疯狂
2017.01.10
韩餐、韩流、韩剧,那这些之后呢?我想应该就是韩妆(K-Beauty)了。韩国美容业蒸蒸日上,化妆品生产商爱茉莉太平洋集团的股价两年里增至4倍。坐拥22亿美元市值的爱茉莉集团遥遥领先于其他韩国企业,成为了韩国最大的化妆品生产商。 海外投资家们也都关注着韩国美容业发展,想要对韩妆进行投资。高盛集团去年就已斥资6.75亿美元,买下了A.H.C化妆品的控股权。世界最大精品集团法国酩悦...

agora_main_New.jpg

吃播中隐藏的快乐
2017.01.03
作者:Liliek Soelistyo 想必大家对“吃播(먹방)”这个词并不陌生。韩语中,这是“吃饭(먹는)”和“直播(방송)”的合成词。主持人和嘉宾在节目中吃东西的画面会转播给全世界观众。与此同时,主持人边吃,还要与嘉宾互动,偶尔还要讲个笑话活跃气氛。看着这样的节目我不由会想,“吃播真有那么火?”、“观众为什么不直接把电视关掉呢?”在我看来,大概这是因为吃播的主播和观众都能通过吃播节目收...

agora_main_New.jpg

“史笔昭世”,史学家手中的笔点亮世界
2016.12.22
金瑛洙董狐直笔 春秋时期,陕西省的晋文公经历19年的流亡生活后,最终登上了最高统治者的地位。跟随他19年的功臣中,赵衰率领晋国军队,将赵家发展成名门之家。赵衰的儿子赵盾也成为了晋国的实力人物,实际上主导了灵公的即位。不过灵公缺乏作为统治者的素质,公元前607年左右,他为满足自己的奢侈欲望,对百姓课以重税。用彩画装饰宫墙,并从高台上用弹弓射行人,看着人们惊恐躲避的样子取乐。 有一次,宫廷厨...

Sophie_Bowman_column_main_new.jpg

此时,此地,传统的复苏
2016.12.22
作者:Sophie Bowman 若韩国人口的一半是女性,那么在韩国作为一个女性生活,就等于有着和2500万(韩国人口约5000万)这个数字一样庞大的意味。直到上学期听女性学这节课前,我一直都自认为很了解韩国女性的生活。因为作为一名女性,我在韩国生活已有5年的时间。但通过女性学这堂课,我发现“韩国女性”一词其实意味着更多问题。低工资、仅出现在女性身上的无理的要求(那谁谁,去给我泡杯咖啡)、尽管...

agora_main_New.jpg

称谓和人际关系
2016.12.20
作者:Daria Todorova 韩国社会等级森严,从称谓中就能看出这一点。 在韩国,除了和自己同岁或比自己小的人,都不能直呼其名。喊比自己年龄大的人的名字,这真的是很失礼的行为,对方也会因此很不高兴。 与俄语或英语不同,韩国语对话中不太使用代名词。而是用对方的职业或职位,以及和那个人的关系来整理称谓。 如此这般,和陌生人见面时问对方年龄就成了必须,这一点与其...

agora_main_New.jpg

盼望着新年的到来
2016.12.15
作者:Lyudmila Mikheesku 转眼已至2016年年底,韩国人心目中异常寒冷的国度——俄罗斯今年的冬天也早已到来。走在银装素裹的雪地上,一面感受着新年的氛围,我一面开始盘算着明年的计划。明年最大的愿望就是,再次前往韩国旅行。心中正在琢磨,忽又想到,“说不定有哪个韩国人也正在梦想着莫斯科之旅呢”。记得曾经来过俄罗斯的韩国朋友们和我说,在俄罗斯遇到了不少意料之外的事情。为给今后来到...